人民银行11日公布的7月信贷及社融数据显示,当月社融增量、中长期贷款等数据不及预期。7月新增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1.08万亿元,同比多增905亿元。社融增量1.0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6362亿元。7月末,广义货币(M2)增速同比增长8.3%,增速比上月末低0.3个百分点。

  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新增贷款规模多于去年同期水平,体现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但企业中长期贷款今年来首次少增则反映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有所减弱。目前社融正处于筑底过程,接下来伴随宏观政策向稳增长方向微调,信贷、社融及M2增速等主要金融数据预计将趋稳反弹。

  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有所减弱

  7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1.08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905亿元。

  从结构上看,居民部门短期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分别新增85亿元和397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量明显减少。企业部门新增贷款的结构有所转差,其中,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规模比去年同期少增1031亿元,为今年以来首次同比少增,结束了此前连续16个月的同比多增;企业短期贷款比去年同期多减156亿元。

  多位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人士认为,新增贷款规模多于去年同期水平,体现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但贷款结构转差则反映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有所减弱。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居民部门新增贷款的回落,主要由于近期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升级加码,严厉打击短期贷款违规使用,按揭贷款额度也受到管控。

  值得注意的是,7月企业票据融资新增1771亿元,同比多增2792亿元。

  对此,红塔证券601236)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企业的中长期贷款占比在6月已现回落,票据融资则有所回升,这一现象在7月表现得更为明显,这与实体融资需求特别是制造业的融资需求回落相关。

  “今年以来,监管层对房地产和城投等领域的监管力度一直维持在高位。比如受贷款集中度管理以及各地纷纷出台的限购政策等的影响,房地产对信贷的吸纳能力明显减弱,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时候,银行的信贷投放行为也会更加谨慎。相比于中长期贷款,票据具有信用风险低、流动性高等优势。在经济不确定性走高的时候,银行也会更偏好通过票据来冲量,以满足监管对信贷投放的要求。”李奇霖称。

  从社融数据看,7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0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6362亿元,环比少增2.6万亿元。温彬认为,新增社融低于预期,非标压降和政府债券发行偏慢是主要原因。在防风险的政策要求下,影子银行和表外业务治理持续从严,表外融资继续呈现压降态势。新增政府债券不及预期,今年政府债券发行进度明显慢于往年,7月政府债券融资仅有1820亿元,比去年同期少增3639亿元。

  降准提振效应

  或于8月显现

  虽然7月金融数据低于预期,但市场观点普遍认为,较高的贷款增量体现出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稳固,目前社融正处于筑底过程,接下来伴随宏观政策向稳增长方向微调,信贷、社融及M2增速等主要金融数据将趋稳反弹。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今年前7个月的贷款数据呈现出“增量高、增速降”的特征。“增量高”体现出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稳固,“增速降”体现出稳杠杆的内在要求。预计未来几个月信贷社融增速会逐步趋稳并反弹,其中信贷变化的速度领先于社融,全年M2和社融增速将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7月金融数据整体偏弱,不排除短期波动的影响,预计央行降准对信贷和社融的提振效应将在8月有所体现,预计8月金融数据有望全面回升。接下来伴随宏观政策向稳增长方向微调,信贷、社融及M2增速等主要金融数据将进入一轮波动上行过程。

  “社融正处于筑底过程,社融回落体现了治理表外融资的大趋势,政府债券融资的明显偏弱,有望促进政府债券加快发行,从而对社融增速形成支撑,但去年社融基数逐渐走高,也意味着下阶段社融增速大概率维持低位波动。”温彬表示,宏观政策要坚持稳字当头,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密切关注有效续期变化,逐渐将工作重心向稳增长偏移,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

  受疫情反复等因素影响,市场有声音认为下一阶段经济发展面临较大压力,对“降准”、“降息”的预期有所升温。对此,张旭认为,年内进一步降准的概率并不算低,但需要强调的是,降准并不代表货币政策取向的改变。降准是为了增强金融机构资金配置能力、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降低社会综合融资成本。当前经济持续稳定恢复,工业企业利润平稳较快增长,长期向好的经济基本面没有变,尚看不到MLF降息的迫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