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前瞻性、有效性。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中小企业和困难行业持续恢复,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稳字当头,坚持正常的货币政策,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把握好政策力度和节奏,处理好经济发展和防范风险的关系,维护经济大局总体平稳,增强经济发展韧性。

  人民银行昨日发布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强调,“稳字当头”的总基调保持不变,要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前瞻性、有效性。既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又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以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助力中小企业和困难行业持续恢复,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稳字当头,坚持正常的货币政策,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把握好政策力度和节奏,处理好经济发展和防范风险的关系,维护经济大局总体平稳,增强经济发展韧性。

  报告对下阶段工作重点提出“七大要求”,包括: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继续落实和发挥好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牵引带动作用,运用好碳减排支持工具推动绿色低碳发展;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深化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加强金融市场基础制度建设,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市场风险;进一步推进金融机构改革,不断完善公司治理,优化金融供给;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构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长效机制。

  宏观经济走势、物价水平,是货币政策着重关注的两大目标。报告对我国宏观经济走势作出总体判断,目前我国经济持续恢复增长,发展动力进一步增强。也要看到,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环境更趋严峻复杂,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要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

  关于物价走势,报告判断,我国CPI涨幅温和,PPI阶段性走高,总的看,通胀压力可控,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报告指出,下阶段,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坚持央行和财政两个“钱袋子”定位,从根本上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货币大量超发必然导致通胀,稳住通胀的关键还是要管住货币。从长期看,货币与通胀关系密切,而不是基础货币。”报告对比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和2020年疫情后海外主要经济体的量化宽松政策,提出“央行购买国债等量化宽松并不必然带动货币增长,基础货币不同于货币”的观点。

  报告指出,我国实际贷款利率稳中有降,从宏观上看,我国利率总体处于合理水平,为经济平稳运行和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适宜的利率环境。前6个月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63%,较上年同期下降0.16个百分点,较上年全年下降0.09个百分点,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报告称,目前我国利率水平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相对较低。下阶段,人民银行将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持续释放LPR改革潜力,畅通贷款利率传导渠道,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结构,巩固好前期贷款利率下行成果。

  针对近期人民币汇率走势,报告认为,未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也将是常态,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没有任何人可以准确预测汇率走势。下一步,要继续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合理使用货币政策工具,加强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通过多种方式合理引导预期,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树立“风险中性”理念,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